長江商報消息 我偶爾會想,如果真的存在多個時空,過去的這一周,在另一個權力並未失範的空間里,人們的悲傷會不會少一些?36歲的呼格吉勒圖,是否有機會和我們一起圍觀丁書苗和普京的悲喜劇?
  現實卻非如此。12月15日,周一,內蒙古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向呼格吉勒圖父母送達了再審判決書,18年前因犯故意殺人罪、流氓罪被判死刑的呼格吉勒圖,應該無罪。
  “遲來的正義”,成了過去一周里,人們聽得很多的句子。《晶報》的專欄作者管姚在報紙上寫下:“18年後,遲來的正義也是正義”;《京華時報》發表評論稱,“遲來的正義不止告慰了呼格”;《新京報》的社論執筆者,則直言司法機應關汲取教訓,“不要讓正義在抵達的路上浪費太多時間”,而《北京青年報》則精確地算出:正義遲到了6762天。
  但也並非沒有不同聲音。《環球時報》就註意到“有人說遲到的正義不是正義”。這家喜歡在評論中呈現複雜中國的報紙,這一次同樣呼籲讀者們註意到中國的複雜現實:“人們從中看到了司法系統存在的問題,同時也看到了希望。喜憂參半是改革時代中國人最熟悉的一種感受,我們都知道自己生活在一個發展基礎漏洞百出,但政府沒有氣餒民眾也願意改變的國家。”
  真正的改變,就不應該讓案件就此止步。最高人民法院主管的《人民法院報》於是呼籲相關部門,“積極善後填補正義遲來之痛”、“迅速啟動國家賠償程序,支付死亡賠償金、喪葬費,恢複名譽等。依法嚴懲真凶,以公平正義告慰亡靈。追究相關違法辦案人員責任,讓冤案成為警示後人的‘里程碑’。”
  呼格吉勒圖的家屬的家屬,在這個周末行將結束時,聽到了事件的最新進展:呼格吉勒圖案專案組組長、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副局長馮志明被帶走調查。呼格吉勒圖的父親語帶恨意地說:“大快人心,終於得到報應了。”
  出來混的,遲早都要還。被稱為“高鐵一姐”的丁書苗,站在被告席上,是否明白了這句話里的意味?因“行賄罪和非法經營罪”,這個被稱為劉志軍“錢袋子”的女人除了領刑20年外,還被處以罰金25億元,沒收財產2000萬,一舉創下了單個案件中個人犯罪財產處罰的新紀錄—以賣雞蛋起家的丁書苗,這時候都不知道這筆巨款能買多少個雞蛋了吧。
  除數字令人咋舌之外,《都市時報》卻覺得這個世界上並非只有一個“丁書苗”——“丁書苗們的危害,不僅僅是他們自己通過這種‘中介’賺得多少好處,還在於攪亂了正常的市場經濟秩序甚至是政治秩序——這個小學文化的農婦暴富經歷和被處以25億元的罰金,是現代官場現形記的最真實寫照——在貪腐欲望之下,沒有什麼不敢想,沒有什麼不能做。”《華商報》評論員馬想斌也是這樣想的:“這樣的傳奇大戲,儘管可以算作樣板戲,但顯然不是丁書苗一個人的獨幕劇。於公眾來說,區別僅僅是涉及的權力大小和輸送的利益多寡。”
  另一場大戲也在上演。《證券時報》給瘋狂的中國股市算了一筆賬:上周最後三天A股的交易量“相當於到俄羅斯股市可以買下所有股票了”。
  這種純數字上對比,反映出俄羅斯經濟危機的一個側面。因盧布的持續貶值,到俄羅斯去採購確實成了這一周的熱門話題。
  陰謀家們,則又祭出“貨幣戰爭”的論調,認為這是西方亡俄羅斯之心不死的結果。《新京報》專欄作家趙靈敏承認,西方的製裁是形成這種危機的一個原因,但卻並非唯一,“內部原因更加值得註意……普京時代又出台了大量的福利措施,這些都需要錢,因此俄羅斯要達到財政平衡,國際油價必須在110美元以上,現在五十幾美元的油價水平,俄羅斯經濟要承受的壓力就可想而知了。
  在這種情況下,貨幣貶值其實也是俄羅斯央行不得已的選擇。因為不如此的話,通脹將高到嚇人的程度。”國際問題專家陶短房則認為,“更關鍵的要害在於投資者對俄羅斯市場氛圍、投資環境不看好……外資甚至內資抽逃的速度在加快……如此釜底抽薪,匯率也好,經濟和市場也罷,自然也無法硬起來。”俄羅斯民眾大概沒想到,2014年初才以強硬姿態干涉烏克蘭的北極熊,到了年底,竟然不得不軟了下來。  (原標題:權力失範 盧布疲軟)
創作者介紹

傢俱生活館

hi23hifx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